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血与火的葬歌(四)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血与火的葬歌(四)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琼斯只觉得咽喉一痛,一阵骨头被砸得粉碎的声音清晰的传来,他眼前一黑,身子一个摇晃,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感觉。

唐杰这一下迅雷不及掩耳的怒击,真是快如雷霆闪电,不仅琼斯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硬生生的轰碎了喉结,就是旁边的妮娅威廉等人眼睁睁的看着琼斯晃了一下,掉进了身后的无底洞中后,他们都没有回过神来!

唐杰由于刚才这一下暴起,双手离开了支撑着身体的悬崖边,待他生生打死琼斯之后,身子便开始失去平衡,几乎和琼斯一起,向身后的无底洞跌落了下去!

一阵失重感和眩晕感传来,唐杰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就在这短短的一瞬!

他飞快的抓过琼斯手中的尖刀,然后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力气,重重的朝着悬崖壁上插了进去!

“叮”的一声,这把尖刀**了悬崖后,岩石吃不住唐杰坠落的去势,尖刀往下拉扯了一段距离,溅出一阵刺眼的火光后,才停了下来。

唐杰身子悬在岩壁上,剧烈喘息着,他现在是连手指头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妮娅他们看见唐杰落了下去,顿时惊骇的一声大呼,但好在他们看见唐杰很快便又重新稳住了身形,挂在了悬崖的石壁上,一时间没有生命危险,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可从唐杰暴起,瞬间杀死琼斯,到他死里逃生,这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目睹了这一切的巴尔,他却骇得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

他根本不敢靠近崖面去看一看唐杰究竟摔死了没有!

他太可怕了……

这个家伙刚才还奄奄一息,像一个束手待毙的垂死之人,可眨眼间他暴起如虎,凶猛如狮,无比狰狞的打死了琼斯!

巴尔脑海中回荡的全部都是琼斯被唐杰打碎喉结骨头的声音,他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背上出了一背的冷汗!

“幸好我多留了一个心眼,让琼斯去当了替死鬼!如果刚才那个人是我,我就已经死了……”巴尔汗出如浆,他像看着鬼神一样,看着唐杰曾经支撑过身体的地方。

可过了一会,巴尔发现妮娅、威廉和比尔他们三个人脑袋都歪在一旁,神情无比焦急的看着一个地方,他心中一紧:唐杰,这个打不死的家伙,他是在爬上来吗?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爬上来!

阿托斯的宝藏是我一个人的,我的梦想绝对不能被你毁掉!!

巴尔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潜意识对唐杰实在是畏惧到了顶点,在这个时候对阿托斯宝藏的向往也渴求到了顶点。

恐惧和贪婪,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欲望混杂在一起,让他变成了一头发狂的野兽。

“阿托斯的宝藏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抢走!”巴尔两眼赤红,他抽出腰间的长刀,杀气腾腾的向威廉他们扑去,他要先把这些昔日的伙伴们先解决了!

“你们别想阻止我!你们不行,威尔斯不行,唐杰更不行,我才是阿托斯宝藏的拥有者!!”巴尔狰狞的笑着,手中的长刀高高的举起!

可就在他的长刀即将劈落的时候,一个冰冷而沙哑的声音突然间响起:“父亲,是你在叫我的名字吗?”

这个声音虽然嘶哑,但是在巴尔听来却再熟悉不过了,他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浑身发抖,双股战栗的看着一个人身形扭曲,五指如钩的缓缓爬上悬崖!

这人正是威尔斯!

威尔斯跌落无底洞之后,他不断拼命挣扎着,双手抓着任何可以抓住的物体,就在他不断坠落的时候,他突然间抓住了一块凸出的巨石。

如果换了别人,从高处摔落,这种强大的重力加速度,根本不是手腕的力量所能承受的。

可是威尔斯这个时候虽然濒临垂死,但是巴尔巴覆盖在他的身上,体内蓄积着强大的力量,肉体强度又比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这两点足以让他在这个岩面上重新支撑了下来,然后缓缓的向上一点一点的重新爬了上去!

在威尔斯往上攀爬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神智,他的肉体已经坏死,原本寄生在他身上的巴尔巴也在不断的脱落,支撑他的,是他那强大而怨毒的复仇意念,这股可怕的意念支配着他身上剩余的巴尔巴,支配着他的躯体,让他再一次爬上了悬崖。

他要亲手杀死唐杰,这样他才能瞑目!

可就在他即将爬上悬崖的时候,他朦朦胧胧的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和一个熟悉的名字。

那是他的养父,将他养大,教他战斗技能,航海技能,教会他一切的养父,巴尔!

对于威尔斯来说,他一直认为唐杰才是他最憎恨最仇视的人,是这个人夺去了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切。

可当威尔斯失去了神智,只剩下本能潜意识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脑海深处最憎恨的,是他的父亲巴尔……

他恨唐杰,但他更恨巴尔!

是巴尔抛弃了他,是巴尔亲手塑造了他,又亲手毁灭了他!

这一刹那,威尔斯回光返照,他浑身覆盖着一层不断蠕动的白色粘稠液体,只有一张脸鲜血狰狞,他的眼珠子已经被唐杰的斗气发劲给震得破裂了。

他瞪着一双黑洞洞的眼眶,闻着这让他发狂的熟悉气味,一点一点的朝巴尔逼去!

巴尔吓得呆了,他看着威尔斯摇摇晃晃,身形扭曲的向他走来,每走一步,脚下便发出一声“滋滋”的声音,踩出一个血脚印,像是一个怨毒之极的诅咒图腾!

巴尔浑身发抖,他突然间一声狂喝,鼓起了浑身所有的勇气,将手中的长刀用力向威尔斯劈去!

可是巴尔巴之所以可怕,就在于它所覆盖的范围可以抵御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物理攻击和一切魔法攻击。

巴尔这一刀就像看在了一堆极有弹性的棉花中,刀锋顿时弹了起来!

“死,死!你给我去死吧!!”巴尔疯狂的大吼着,拼命的挥舞着长刀,可他的刀就像给威尔斯挠痒一样,对他丝毫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

威尔斯一步接一步的逼近,巴尔一步接一步的后退。

直到,巴尔突然间觉得脚下一空,他回头一看,只见身后是一见望不到底深渊,像一张恶魔的血盆大口,等着他落下去,将他一口吞噬!

巴尔浑身一震,不敢再退,他猛然间回过头,慌乱的对威尔斯大声道:“威尔斯,我的孩子,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要背弃你的,这都是你叔叔琼斯的主意,你听我说啊,这都是他的主意啊!!”

威尔斯这时哪里还听得到这个声音?

他一步一步缓慢的逼近着,双手双脚像树藤一样慢慢的缠绕在了巴尔魁梧的身躯上,他缓缓的张开了嘴,露出两排血腥而森寒的牙齿。

巴尔这个时候拼命的惨叫着,挣扎着,他不甘心的大吼道:“威尔斯,我把财宝分给你一半,怎么样?要不然,七成?好吧,好吧,你都拿去吧,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不要杀我!!”

巴尔凄厉的声音在巨大的石洞中回荡着,传到洞顶后,又震荡着反弹进深渊,像是远远的送进了地狱。

可突然间,巴尔的求饶惨叫声戛然而止!

威尔斯的牙齿缓慢的咬进了他的咽喉,撕裂了他的气管,咬断了他的动脉!

而就在威尔斯的牙齿咬进巴尔咽喉的时候,威尔斯也咽下了他的最后一口气。

巴尔浑身一震,他不再挣扎,不再求饶,不再嚎叫,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要将体内的气息全部呼出。

他的喉咙汩汩的流淌着鲜血,魁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威尔斯黑洞洞的眼眶,似乎在里面读出了威尔斯深重的怨念:“父亲,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巴尔张了张嘴,想笑,可是他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他像一棵缓慢倒下的巨树,身子一点一点的倾斜着,然后带着威尔斯,摔进了万丈深渊。

唐杰身子伏在岩面上,他将上面发生的一切听得一清二楚,就在他感觉到头顶上落下来一样巨物时,他下意识的身子一躲。

巴尔身上挂着威尔斯,从他的身边像陨石一样坠落。

唐杰在这个黑暗的深渊中,看见一双熟悉的眼睛,带着一丝复杂的眼神从他眼前掠过。

这是巴尔。

这个眼神唐杰熟悉极了,每一次巴尔教授唐杰航海技能和战斗技巧的时候,看见唐杰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领悟掌握并举一反三的时候,他都会流露出这种眼神。

这是一种糅合了羡慕、欣慰、嫉妒和敬畏的眼神,更是一种长者看待可畏后生的眼神。

在这一刹那,唐杰和巴尔双目相交,时间都仿佛停滞了。

唐杰在悬崖边不屈的努力向上爬着,他的坚定、执着、勇敢和智慧让他最终笑到了最后,而巴尔,他一生狡诈多计,到头来却倒在了贪婪与欲望的深渊中。

他们两个人一上一下,就仿佛两个太阳,旧的太阳落下去了,新的太阳才刚刚升起。

巴尔在坠落的那一刹那,看见这个永远顽强不屈的男人,他突然间流露出了一丝笑容。

孩子,我赌输了,我输掉了一切,属于我的时代结束了。

属于你的时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