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血与火的葬歌(三)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血与火的葬歌(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巴尔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为什么没有死?

但是对于唐杰来说,这两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霍恩说过的话像雷霆闪电一样在他的眼前浮现。

他出卖了你,他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你!!

妮娅和威廉、比尔他们并不知道巴尔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他们狂喜的大喊了一声:“巴尔船……”

他们还没有喊完,却见巴尔的背后又走出一个人。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约克公国的海军军服,鹰目勾鼻,眼神阴鸩,嘴角含着一丝嘲讽和浓重的讥笑之色。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被唐杰他们俘虏,却又逃跑的掠夺者号的船长,琼斯!

妮娅他们一看见这个人,顿时脸上的笑容缓缓的凝固了,他们的声音渐渐变得冰冷刺骨:“巴尔船长,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巴尔扫了一眼扒在岩壁上支撑着自己身体的海盗们,见他们根本不可能有还手的余地,便大大方方的走到唐杰他们跟前,微微的笑了一下。

老巴尔当然有理由得意,在这些参与宝藏争夺的人群中,他的实力是最弱的,但是现在河蚌相争,他反而却成了笑到最后的渔翁。

这一切要多亏了唐杰和他高价在魔法之都买来的传送卷轴,如果没有唐杰,老巴尔的苦肉计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如果没有他费劲千辛万苦买来的魔法卷轴,他在地狱号沉没的那一刻,就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

而他身旁的琼斯,这个家伙从地狱号上逃离之后就根本没有远遁,他遵照着巴尔的安排一直远远的跟在巴尔的后面,直到最后时刻才作为接应,将传送出来的巴尔接到了自己的海船上。

“妮娅,唐杰,威廉,还有比尔,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巴尔一只手平摊着放在他身旁这名约克公国海军军官的跟前,声音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得意“这位是琼斯.哈特,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巴尔的话就像一颗炸弹,炸得妮娅、威廉和比尔头皮都炸开了,他们瞪着眼眶,目眦欲裂的盯着巴尔,盯着他们追随了十多年,将性命和一切都为之奉献的船长!

他们三个人都不是擅长勾心斗角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都是傻瓜白痴。

当他们看见巴尔和掠夺者号的琼斯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从一开始,巴尔就放弃了他们,背叛了他们。

他巧言令色的演着戏,他用他“精彩绝伦“的演技欺骗了地狱号的每一个人,当所有人都把他看成灵魂信仰,看成中流砥柱的时候,他却早就下定决心背叛抛弃这里的所有人!

威廉颤抖着声音问道:“巴尔船长,他怎么会是你的弟弟?”

比尔脸上流露出激动而愤怒的神色,他尖声大叫道:“圈套,这一切都是你的圈套!你背叛了我们,你利用了我们!!”

妮娅觉得自己被人生生撕裂了,她痛苦之极的看着巴尔,看着她从小就崇拜景仰的父亲,她不明白,巴尔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突然间由一个仁慈忠厚的长者,变成了一个无耻卑鄙的小人?

想到在达姆城,自己对威尔斯的大声呵斥,想到在这一连串的战斗中,他们一次又一次不顾自己的性命,不顾自己的死活,将巴尔从死亡的边缘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回来!

她就有一种极度耻辱和极度愤怒的感觉!

被自己最亲近的人出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吗?

妮娅觉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崩塌,四周天崩地裂!

整整十七年,她心目中最完美的一个信仰支柱,轰然间倒塌了……

妮娅泪流满面,眼睛里面充斥着痛苦、绝望、愤怒、悲伤,她一双极美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巴尔,望着这张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面孔。

她丰润的红唇哆嗦着颤抖了一下,声音苦涩得让人不忍聆听:“爸……巴尔船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老巴尔目光深邃的看着她,看着自己多年来培育的女儿,最得力的助手,他眼中流露出一丝爱怜,他走过去蹲下身子,向悬崖边的妮娅伸出了自己的手,说:“孩子,我之所以没告诉你这一切,是因为你实在不是一个藏得住话的人。阿托斯的宝藏太重要了,这个消息一旦走漏出去,那等待着我们的,将是灭顶之灾!所以,我必须瞒住你,必须瞒住所有的人……”

老巴尔的话还没说完,唐杰突然间浑身发抖,疯狂的大吼着,像一把尖刀砍断了他的话:“放屁!放屁!!你就算用完这个世界上最华美的词语和最优雅的字眼来修饰辩解你的所作所为,你都无法改变你做过的一切!你抛弃了那些跟随你的海盗!你背叛了你的水手!!你害得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唐杰双目赤红,咬牙切齿,他的胸中似乎燃烧着一团火,整个人愤怒得几乎要爆炸!

他来到这个世界,是巴尔教会了他如何航海,是巴尔为他打开了一扇征服大海的门扉,是巴尔让他迅速的融入了这个世界,对周围的一切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唐杰心中的悲愤一点也不亚于妮娅!

我把他当成我自己的父亲,我把他当成我的老师,我把他当成我的灵魂引路人,是他,是这个满脸大胡子的船长教导我,说:作为一名船长,要把自己的水手看成自己的孩子,要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他们!

可同样也是他,这个外表粗豪的男人,他身体力行的为我上了血淋淋的一课!

他告诉了我:就算是狮子,也要懂得什么时候该放弃!

可是,他这不是放弃,他这是背叛,他这是可耻的背叛!!

唐杰眼眶瞪得眼角都裂开来,流下两行刺目鲜明的鲜血,他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一字一字的说道:“你在利用我,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

“不光是我,妮娅,你的亲生女儿,你忠诚的大副,威廉、比尔,跟随了你十几年的朋友、伙伴,以及船上那么多的水手,你都在利用他们!你虽然没有亲手杀死他们,但是你却领着他们走进坟墓,走进地狱!”

“你骗妮娅,说让她替你完成海盗王的梦想,这一骗就是十七年,现在你又骗我说让我替你完成海盗王的梦想,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相信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

唐杰愤怒的咆哮着,他的声音震动着这个巨大的石洞,震得岩壁都瑟瑟发抖,空气都在嗡嗡作响。

巴尔目光复杂的注视着唐杰,注视着这个愤怒到了极点的男人,他静静的听着唐杰对他的怒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唐杰,我如果不是发现你实在是太难驾驭,我是不会舍弃你的。你是我这三十多年来见过的最出色的战士,最出色的水手……”

“收起你这一套吧!骗我一次,丢人的是你,骗我两次,丢人的是我!”唐杰怒极而笑“你认为我还会上你的当吗?”

巴尔肃容的摇头道:“不,我不是在骗你,也不是在祈求你的原谅,更不是为了寻求自己良心上的慰藉而说这些话。我只是在说事实,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会这么说!”

巴尔站起身子,长身而立,他寂寥萧瑟的笑了一下:“从我开始记事起,我的父亲就带着我来到了海边,他指着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对我说:孩子,以后这就是你要征服的世界。作为一个男人,征服大海是他毕生至高无上的追求与梦想!”

“从那以后,我的身上就被打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征服大海,当一名最伟大的海盗。可是,几十年过去以后,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在我的上面总有比我更强的人,我总是在海洋上东躲西藏,过着惶惶而不可终日的日子。我经常会问我自己,这就是我的人生,这就是我的梦想吗?”巴尔自嘲的一笑。

“我终于明白,我不是能当海盗王的料,于是我开始寻找自己的继承人,我开始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威尔斯、妮娅,他们都很优秀,都很出色,年纪轻轻就已经超过了当年的我。可是,光是这样还是不够的。大海和天空一样辽阔,在大海的另外一边,比他们强的人,多得像海里面的鱼虾,多得像天空中的浮云!我意识到,他们也不是当海盗王的料!”

“直到有一天,我得到了阿托斯的藏宝图,当我看见并确认这就是海盗王阿托斯的藏宝图时,我知道海神提拉终于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有机会可以完成我毕生的梦想!”巴尔捏紧了拳头,满面红光的说着“不错,为了隐瞒这个消息,我出卖了威尔斯,因为是他这个蠢材无意中把藏宝图的消息泄露出去,引起毕赛留主意的!既然他犯了过错,那就要接受惩罚!”

“为了抹杀这个消息的源头,为了甩掉毕赛留这只老狐狸,,我找到了我安插在约克公国海军内部多年的弟弟琼斯.哈特,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巴尔嘴角向上翘了一下,又是得意又是冷酷的笑了笑,可他刚笑了没多久,脸上的笑容便慢慢的沉淀下来,目光锐利阴沉的盯在了唐杰的身上。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没有料到会遇到你,我更没有料到在琼斯的船上竟然会有一个五级魔法师和一个三级的剑斗士!我的预计都被打乱了,我本应该趁你重伤的时候杀了你,但是你在战斗中所展现出的无穷潜力动摇了我当初的决定……”巴尔炯炯的注视着唐杰“当我看见你时,我意识到,一个真正能成为海盗王的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巴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面临着一个选择题:是选择培养你,把你培养成为海盗王,替我来实现我的梦想,还是我拿着藏宝图,自己去实现梦想?”

“一开始,我的确犹豫了,我无法忍受像你这样一块未经雕琢的绝世宝玉在我的面前,而我不去雕琢,不去培养!所以,我开始教你航海术,教你如何在海上生存,如何在海上战斗。”

“嘿,到了达姆,我没有料到威尔斯竟然没有被毕赛留杀死,他反过头来咬了我一口,让我进了杰拉伦狱!当时我以为一切都完了,我的梦想,我的生命。”巴尔突然间眼神中冒出一股炽烈的光芒,他直直的注视着唐杰,用一种兴奋而狂热的语气说着“虽然我一直把你看得很高,但我仍然看低了你。你竟然将我从那里救出来了!你竟然完成了一件两百三十多年都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情!”

巴尔仰头哈哈狂笑着:“当时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你才是我多年来一直寻找的‘海盗王’!”

他大笑了一阵,看着唐杰,笑声渐渐停止,脸上的神情重新变得阴沉而森寒:“可是唐杰,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发现你实在不是一个甘于久居人下的人,没有人能够驾驭你,我不行,妮娅也不行。你不仅拥有无限的成长潜力,拥有果敢机智的头脑,你还很有主见,很有人格魅力,我发现我控制不住你,所以,从那以后,我就知道我心中的选择题该怎么选择了。”

巴尔深深的看着唐杰,眼神充满了怜惜和感叹:“我不得不选择放弃你,不得不选择放弃所有的人。毕竟,如果我能吃下这块蛋糕,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帮我吃呢?让别人帮自己来实现梦想,总比不上自己实现梦想来得更好,不是吗?”

唐杰一直在听着巴尔的话,他体内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愤怒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冷冷的笑了一下:“巴尔船长,请允许我最后再称呼你一声船长。我只是很感叹,十几年的亲情,十几年的友情,都比不上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藏吗?”

巴尔仰头哈哈大笑:“虚无缥缈的宝藏?唐杰,你错了!阿托斯的宝藏就算再虚无缥缈也值得人为它赌上一切!只要赌中了,我就能从一个普通的船长一跃成为这个世界的海上之王!这样惊人的赌注,为什么不值得去豪赌一把呢?而且,这次我赌赢了,哈哈哈……”

唐杰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巴尔。

人类啊,你的名字叫做贪婪!

人类啊,你的名字叫做背叛!

“哥哥……”一直默不作声的琼斯突然间开口说话了,他不耐烦的扫了一眼唐杰等人“你还跟他们废话干什么?赶紧把他们都杀了!”

巴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头也没回,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杀气。

他当船长当惯了,早就适应了所有人对他的崇拜景仰和俯首帖耳,哪里容得下别人在他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候来打断他的快感?

唐杰将巴尔的这道目光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越发的感觉到一股冰凉彻骨的寒意阵阵逼来。

他竟然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肯放过吗?

巴尔这道凶光一闪而过,脸上却重新又堆起了笑容,他回过头,对琼斯说道:“我亲爱的弟弟,别着急,现在我们是掌握着局面的人。你不去和你的侄女打个招呼吗?”

琼斯目光在巴尔的脸上打了个转儿:“怎么,舍不得你这个漂亮的宝贝女儿了?”

他笑嘻嘻的走过去,对妮娅说道:“妮娅,很遗憾我们在这种情况下相认,对以前的事情,我表示遗憾。但是现在,来,请接受我友好而真诚的援助之手。”

妮娅的眼睛里面像下了一场雪,冰冷得吓人,她目光死死的盯着琼斯,一直盯得琼斯脸上那虚伪的笑容再也挂不住。

妮娅冷冷的说道,一字一顿:“你这个见不得光的杂种,把你的脏手在我的面前拿开!”

琼斯脸上的表情一僵,他眼中流露出一股凶狞的神色,他站起了身子,对巴尔阴阳怪气的笑了一下:“亲爱的哥哥,瞧瞧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琼斯.哈特,他天生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本是他的父亲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一夜风流后生下的私生子,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是杂种。如果有人胆敢触犯他的逆鳞,他就一定要报复回来,哪怕这个人是他最亲近的人也不例外。

琼斯阴恻恻的笑着,目光阴冷刻毒的看着妮娅,像一条随时会咬人咽喉的毒蛇。

巴尔看在眼里,他轻哼了一声,走到了妮娅跟前,蹲下身子,再一次对妮娅伸出了他的手:“妮娅,不管怎么样,你是我的女儿。你的身上流淌着我的鲜血,你的生命中烙刻着我的印记,来,握住我的手,我毕竟还是你的父亲,让我们忘记过去,好吗?”

妮娅笑了笑,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巴尔这张让她痛不欲生的面孔,她的嘴唇颤抖了一下,缓慢而又坚定的对巴尔说道:“如果我的身上流淌着你的鲜血,那我宁愿放干所有的鲜血;如果我的生命中烙刻着你的印记,那我宁愿自己结束我的生命。父亲,我宁愿和唐杰这样的狮子一起战死,也不愿意和你们这样的毒蛇过一辈子!”

妮娅说得极慢,但是她的语气铿锵有力,斩钉截铁,让巴尔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沉淀,消失。

巴尔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他浑身颤抖了一下,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

他长叹了一口气,心里面知道:这个和他一起战斗,和他一起迎击风浪,最贴身的女儿,最可靠的大副,她选择了唐杰,放弃了自己。

他们从此分道扬镳。

这对妮娅来说,是一种怎样痛苦的抉择?

宁折勿弯,认定了一件事情,哪怕舍去性命也会坚决的做到。

这才是我熟悉的妮娅啊,这才是我教出来的女儿啊……

巴尔合着眼帘,心中又是悲痛又是欣慰,这种极为复杂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他百感交集。

“父亲,你要记住,海神提拉是怎么对待背叛者的!”妮娅的声音像一把冰冷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巴尔的胸膛。

这一句话,驱散了巴尔心中最后的一丝温情和人性。

他唯一忌惮的,也就是心中对海神提拉的敬畏,以及海神提拉对每一个背叛者严厉制裁的传说。

巴尔突然间睁开了眼睛,他决然的站起身子,后退了两步,对琼斯说道:“亲爱的弟弟,交给你了。”

琼斯的眼睛顿时闪过一道寒光:“乐于效劳,我亲爱的哥哥!”

他狞笑着走到妮娅的跟前,蹲下身子,缓缓的拔出腰间的长刀,在妮娅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比划着:“咯咯咯咯,先砍哪一根呢?不知道砍掉几根手指头,你才会松手掉下去呢?啊,对了,刚刚你骂我什么来着?”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唐杰在不远处一阵暴跳如雷的狂骂不止:“你这个阴阳怪气的死人妖,私生子,一生下来就没人要的破烂货,有种你对爷爷我来啊,欺负女人算个什么事情!你的卵子还长在裤裆下面吗?该不会长到脸上去了吧?操你妈的死杂种,有种过来砍我!!”

琼斯听见这恶毒之极的咒骂,他险些气得背过了气去。

他脸上阴晴不定,五官扭曲着,神情无比狰狞,突然间暴跳了起来,手持尖刀奔到了唐杰的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唐杰,手中的尖刀直指他的手指,声音都因为怨怒而发抖:“你刚刚说什么?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唐杰冷笑道:“再说一遍又怎么了?老子高兴可以再说一遍,两边,三四遍,五六七**十遍!你他妈的犯多少次贱,老子就骂你几遍!听明白了吗,没人要的可怜货!!”

琼斯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怪叫了一声,手中的尖刀朝着唐杰猛的剁去!

“不要啊!!”妮娅一声惊呼。

可她声音刚刚响起,便看见唐杰突然闪电一般,一只手暴涨一截,精准的抓住了琼斯挥刀的手腕。

琼斯眼见唐杰的手指就要被他剁下,心中正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可突然间他面前的手指消失了!

紧接着,他的手腕像被五根钢筋紧紧的箍住,一双赤红的眼睛出现在他的眼前,死死的盯着他!

琼斯被这突然间的变故惊得脑袋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和这双血红的眼睛对视着……

唐杰一开始撑在悬崖边,一直在蓄积着力气,找机会一举杀死巴尔和琼斯。可当他看见琼斯去杀妮娅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冷静和镇定了,他故意大骂琼斯,不断的刺激他,让他失去理智,等的就是这一下。

唐杰抓着琼斯的手,用力一拉,将琼斯拉扯得失去了平衡,然后人在空中,另一只手闪电一般,五指微屈,捏了一个虎拳的手势,重重的轰在了琼斯的咽喉!

“死!!!”

==============================================================

6500千字长章节,我也懒得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