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异界海盗王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杰卷入了一场诡秘狡诈、惊心动魄的夺宝风暴,开创了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血与火的葬歌(二)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血与火的葬歌(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去拦住他一下!”威廉和妮娅不约而同的说道。

唐杰立刻疾言厉色的对他们大喝道:“谁也不准去!千万不要靠近他!这是命令!”

说完,他回过头,对着莉莉丝说道:“你快点动手,别犹豫了!”

莉莉丝看了看唐杰,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一定,闭上了眼睛,嘴里面开始快速的念动咒语,这是一种激发她体内最后潜能的咒语。

莉莉丝念动咒语的时候,在她的周围能够明显的看见空气渐渐变得扭曲炽烈起来,无数的火元素开始在她的手指间聚集。

“火神菲尔,请聆听您最忠诚奴仆的呼唤,她在卑微的呼唤着您的名字,她愿意用这个世界上最忠诚的信仰来向您换取力量……”

莉莉丝念完咒语,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看了唐杰一眼,见到这个男人正在用一种鼓励的眼神注视着她,她心中一定,开始在唐杰的左手周围释放火焰!

一只手被放在火中灼烤,那是什么感觉?

唐杰虽然有斗气护着他的身体,但是并不意味着他连这样连续不断的火焰灼烤也能抵挡得住。他只觉得自己的手像被人撕裂了,剧痛无比!

他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浑身剧烈颤抖着,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好在莉莉丝对于火焰的控制力实在是精准,她竟然将火焰的规模恰好控制得与巴尔巴的覆盖面积一样大小。在莉莉丝控制的火焰中,唐杰小臂上的巴尔巴在火焰中被紧紧的包裹着,一点异动也没有。

唐杰一口的钢牙几乎咬碎,他知道火焰对巴尔巴是没有用的,火焰只是起到一个把它与空气隔离开的作用,这种火焰要一直持续到巴尔巴死于窒息。

虽然唐杰的小臂已经覆盖满了粘稠的巴尔巴,这不怕魔法的巴尔巴也起到了一个隔离火焰的作用,让唐杰的左手小臂免得被火焰烧毁,但是唐杰左手没有被巴尔巴覆盖的地方却被火苗噬舔得剧痛无比。

唐杰强忍着几乎让他眩晕的剧痛,不断催动着体内剩余的一点斗气,护住了自己的左手大臂部分,免得莉莉丝一把火把他彻头彻尾的烧成了残疾。

妮娅和威廉等人在旁边看得手心里面满是冷汗,他们看着咬着牙一声不吭的唐杰,似乎对这种火烧灼烤的剧痛感同身受。

这样大概灼烤了将近两分钟,唐杰几乎要被这股剧痛折磨得崩溃疯狂的时候,他手臂上的巴尔巴终于突然扭动了一下,它开始不断的蠕动着,剧烈的沸腾了起来!

“有效果了,再坚持一下!”莉莉丝目不转睛,死死的盯着唐杰的手臂,她的额头和鼻尖上满是汗珠,长长的眼睫毛上挂着一滴汗水,她却连眨一下眼睛都不敢,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没控制住火焰,把唐杰给烧死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直在极为缓慢逼近的威尔斯,他一步踏下,沉船岛猛的一震,突然间他脚下的岩石突然一塌!

这个巨大石窟的地面竟然开始不断的塌陷下去!

一道巨大的裂纹从唐杰一脚踏裂的缝隙中心开始扩散,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开始崩塌!

威尔斯一只脚陷进了洞窟之中,他疯狂的挣扎着,拔着自己的脚,可紧接着他另一只脚踩着的岩石也往下一塌,他整个身子都卡进了这道裂缝之中!

洞窟开始不断的剧烈颤抖,洞顶的石头不断落下,砸在唐杰他们的身旁。

这四周地面上的火焰狂乱的扭动着,洞顶悬挂的巴尔巴巨卵也随之晃动着,四周落石如雨,大地颤抖如同世界末日!

唐杰剧痛得几乎昏迷,只守着灵台最后一丝神智,他根本不知道躲闪。

莉莉丝全神贯注的施展着魔法,她的脸上满是专注,根本让人看不出她身上的幼稚与天真。

威廉、妮娅和比尔他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自发的围在了唐杰的周围,帮他们挡住落下的石头。

妮娅咬着牙,用地上捡起的长刀将一块又一块的落石拨开,她嘴角流淌着鲜血,严重透支了自己的体力。不仅仅是她,威廉和比尔也是一样,他们连续的几场大战,早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可尽管他们随时都会脱力而死,但他们仍然咬着牙,没有一个人逃走,牢牢的守在唐杰和莉莉丝的周围。

他们坚信唐杰一定会醒过来的,一定会恢复过来的,然后继续当他们的船长,带领着他们去完成征服大海的梦想!

这五个在极限边缘挣扎的人,竟然在乱石如雨的洞中又苦苦坚持了一分钟!

被剧痛撕咬得几乎昏迷的唐杰突然间觉得手臂上疼痛一减,一股清凉之意传来。

他颤抖着睁开眼帘,却发现莉莉丝已经透支了她所有的魔力,昏迷了过去。他左手手臂上的巴尔巴已经变成了黑色的硬壳,像一层茧一样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小臂之中,黑色的纹路古怪纵横,像一头面目狰狞的黑色怪兽。

妮娅他们一看唐杰醒了过来,顿时又喜又急。

妮娅扑了过去,将唐杰扶了起来,威廉则将身材娇小的莉莉丝抱了起来。

唐杰浑身因为剧痛尚未消散而颤抖着,他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抖了一下,发出了一个微弱的声音:“快跑……”

不用他说,妮娅便和比尔一起搀扶着唐杰飞快的向洞外跑去。

就在这个时候,洞顶悬挂的巴尔巴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猛的砸了下来,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无比的窟窿。

这个洞窟深不见底,无数的岩石落进去,却听不见一丁点儿的回声!

威尔斯就在这个窟窿的边缘上,他双手扒着洞边,疯狂的挣扎着,努力想往上爬,逃出这个黑暗的无底洞。

可是这个岩洞已经开始塌方了,就连威尔斯扒着的一块巨石也晃动了一下,然后连人带石头一起向这个无底洞下面坠落了下去。

唐杰一行人几乎是刚刚踩过一块石头,这块石头便塌陷掉进了无底洞,他们的P股后面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用巨锤敲打着他们跑过的地面。

唐杰被妮娅搀扶着,勉强扭头一看,却见地面塌陷的速度要超过他们逃离的速度,而洞口的通道就在眼前不远的地方!

唐杰嘶喊了一声:“快跳!”

“轰隆”!

一声巨响,巴尔巴悬挂的石窟终于全部塌陷了下去,唐杰他们险到毫厘的恰好在脚下的石头跌落无底洞的那一刹那跳了出去,妮娅、比尔和唐杰三个人紧紧的扒住了岩壁边沿。

威廉将手中抱着的莉莉丝向甬道中一扔,自己猛的一跳,重重的摔在岩壁上,双手一阵乱抓,却抓住了一块松动的石头,整个人在空中顿了一下,然后猛的向下坠去!

威廉骇得脸色发白,自以为必死的时候,却见一只手“啪”的一声抓住了他的胳膊。

唐杰用自己的左手紧紧的抓着岩面,用右手抓住了威廉的胳膊,他牙关咬得崩出血来,脖子和脸上的青筋像一条条扭动的青蛇,模样极为骇人的大吼道:“快点抓住我的手!”

威廉立刻手腕一翻,抓住了唐杰的手臂,可他两百多斤的重量实在是吓人,唐杰只觉得自己两只手的肌肉像被人用力撕扯着,痛得他发晕。

威廉看见唐杰的左手刚刚被火焰灼烧过,这个时候却又支撑着他和唐杰的全部重量,这种肌肉拉扯的痛苦,可想而知!

他不忍心的大喊了一声:“船长,松手吧,不要让我拖累你!”

唐杰低头咆哮道:“说什么屁话,抓紧了,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你要是敢松手跳下去,老子就敢跳下去把你捞起来!”

威廉看见唐杰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从牙齿缝里面蹦出来的,浑身颤抖得像风中的红烛,唐杰他自己能不能支撑住自己的身体都还是一个问题,现在却要支撑住他和自己的重量!

这需要何等的意志和信念啊!!

威廉是个从来不知道悲伤和流泪是什么感觉的男人,可他这个时候,竟有一种胸膛窒闷,鼻子发酸的感觉。

威廉不敢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唐杰是一个说的出做得到的男人。

这就是他认识的男人,这就是是他认识的船长。

唐杰左手抓着岩壁,虽然觉得肌肉撕扯而产生的剧痛让他生不如死,但是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左手被巴尔巴硬茧覆盖的部分隐约传来一阵暖意,让他已经筋疲力尽的身体再一次有了一分余力。

巴尔巴虽然已经死亡,但是它死亡前传递到唐杰体内的一丁点儿力量在这个时候救了他。

唐杰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一声暴喝,竟然单手将两百多斤的威廉硬生生的往上一扔!

这一下,唐杰觉得自己几乎榨干了自己的最后一分潜力,双手扒在岩面上,不停的喘着粗气,再也动弹不得了。

威廉被他这么一甩,身子拔高了一截,双手立刻抓住了岩面。

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从远处看去,便能看见方才发生激战的石洞已经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浓重的黑暗中传来一阵阵的海浪涛声,悬挂在洞顶的巴尔巴巨卵也不见了,显然是掉进了洞中。

而唐杰他们则扒在这个洞窟的岩壁上,一字排开。他们两只手的胳膊撑在岩壁上,两脚则踩在凸出的石块上,只要他们自己不乱动,就不会掉下去。

到这个时候,唐杰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他和妮娅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死里逃生的狂喜和欣慰。

唐杰想到西西斯海战爆发之后,他们就一直被毕赛留追着P股打,几乎没有任何的喘息机会。

可他却在妮娅、莉莉丝以及威廉等人的帮助下,硬生生的将双方实力悬殊的局面给扭转了过来,笑到了最后。

唐杰想到这里,他有一种惊魂未定的庆幸和战胜强敌的狂喜,他呵呵低声笑了一下,由于他的身体紧贴着岩壁,声音显得有些沉闷。

妮娅和威廉他们听见唐杰的笑声,他们都听出了这笑声中透出的喜悦和兴奋、得意与豪迈,他们也喘着粗气,跟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几个声音混杂在一起,越来越大,幸存的海盗们低沉的笑声变成了放声的大笑,这劫后余生的大笑声震动得石洞嗡嗡作响。

可唐杰笑着笑着,却突然感觉到这股大笑声中夹杂着一个别的笑声从甬道中阵阵传来。

唐杰心中惊疑不定,笑声渐止,目光直勾勾的向甬道里面望去。

妮娅他们发现唐杰的异状,也停住了笑声,不约而同的向里面看去。

只见这洞中一阵粗豪而低沉的笑声继续传来,声音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得意!

这个声音,无论是唐杰还是妮娅,威廉还是比尔,他们都熟悉极了。

威廉和比尔听见了这个声音,顿时两眼睁大,脸上流露出震惊和大喜的神色。

而妮娅听见了这个声音,她浑身一震,眼中流露出浓重的不可置信的神色,眼中愣愣的流出泪来。

可是,唐杰听见了这个声音,他却浑身剧烈颤抖着,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根毛发都因为一种极度的愤怒而燃烧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宁愿被威尔斯杀死一万次,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见到这个人一次!

从石洞的甬道中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走路的步伐有点一瘸一拐,还断了一只手臂,身上衣衫褴褛,一眼看去显得有些狼狈,可是这并不影响这个人浑身上下的逼人气势。他体格魁梧,脸上长满了棕褐色的络腮胡子,显得威武雄壮,像一头老迈而余威犹存的雄狮。

唐杰双拳握得神经质一般的颤抖着,手指上的指甲深深的扎进了肉中,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他一双眼睛像一把凌厉的手术刀一样,死死的瞪着眼前的这个人!

本来应该已经死去的地域号船长----琼斯.巴尔!!

==========================================================================

今天很忙就一更了……

顺便打个广告:

http://yy.17k.com/book/44955.html

 为了生计去昆明混生活的半调厨师卓不凡,酒后艳遇被种下情人蛊,为了活命卓不凡修行起了五行蛊术,就此进入神秘的蛊术修真世界。同时也进入了隐藏在大世界中的修真世界。

  金义而刚,木仁而慈,水柔而媚,火烈而暴,土实而敦,由蛊来配合五行之性情,其形态,其威力如何,我们一同来见证……